当前位置:首页>> 廉政风范>> 正文

大海相伴 生命的笛声昂扬

发布时间:2003-11-20 来源:羊城晚报

——追记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民警田宝权

十月。30岁的珠海民警田宝权走了,因为肝癌晚期。当了八年警察的田宝权
,在巴掌大的桂山岛上驻守了八年。
一家顶梁之柱的田宝权走了,留下没有工作的妻子,留下两岁的女儿,还留下了一堆债务……
田宝权的家,客厅正中摆放着他的遗像,遗像下惟一放置的物品,是一支笛子。 “小田走了,这是他最喜爱的东西,可以天天陪伴着他。”妻子但功红流着泪说,手里正用白手巾轻轻拭着笛子。
笛声曾经悠扬。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田宝权常常独自临窗,吹起心爱的笛子。笛声载着他的思绪,飘向海岛,飘向远方……

分配海岛:心头几许惆怅

“每天傍晚,我们坐在桂山的海边,望着天边的晚霞和点点归航的渔火,想着对岸的同学和远在家乡的亲人,心里总会荡起几分思忆与惆怅。”
——摘自田宝权致陈英局长的信
1994年7月,田宝权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律系毕业,兴冲冲来到了珠海特区。首都北京——名牌大学——经济特区——人民警察,沿着这个生活轨迹,踌躇满志的田宝权要在这里大显身手。
他万没想到的是,自己被分配到偏僻的海岛上——当时珠海市公安局万山分局刚在桂山岛挂牌成立,小田成为分局法制科惟一的民警。
来自湖北蕲春山区的田宝权,平生第一次见识了大海。两个小时的海上颠簸,头重脚轻、昏昏沉沉的田宝权,扛着行李踏上了桂山岛。
岛上一栋小楼的四楼,就是当年万山分局的办公地点。当时,20来号人就挤在这样一层临时借来的楼里办公,四间办公室和三间宿舍,三个部门合一个办公室,每间宿舍四张上下铺的床,八个人蜗居一室。夏天,海岛闷热潮湿,宿舍没有空调,晚上蚊叮虫咬难以入睡。田宝权压根也没想到特区还有此等生活条件的地方!
岛上的生活枯燥而单调,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文化娱乐生活。面对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田宝权心里涌起几分惆怅。

迎风搏浪:书生炼成硬汉

“我们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这一坚持就是八年的时间。我们亲眼见证了万山分局从成立到撤销的一切一切,把自己的汗水洒在了海岛这片热土上。八年来,我们看着(珠海)东区的建设一天一天地进步,东区的面貌也在一点一点地发生变化。” ——摘自田宝权致陈英局长的信
从外伶仃岛的高峰往东望去,担杆列岛像棋子一样散落在海面上。外伶仃的西面是香洲,南面则是万山列岛、三门列岛等诸多岛屿。这一带的广泛海域,就是万山民警们工作范围。
岛上人手少,公安分局几个部门分工不分家。田宝权虽然负责法制工作,但除了参加刑警和治安部门的清查行动、处理行动中查获的嫌疑人员外,还要和预审部门一起审理刑事案件,甚至负责群众的信访工作。
上桂山岛不到一周,田宝权出谋划策成功协助侦破一起敲诈勒索案,精神就来了,主动报名参加缉私小组,没日没夜穿梭在八九月份的台风大浪里。
慢慢地,一起上岛的大学生发现,田宝权开始对小岛有了感情,对自己的工作更加投入。
民警的缉私艇比走私分子的船小,在两船靠近的时候,借着海浪把缉私艇抛起的一瞬间跳到走私船上去,他们把这叫“跳帮”。“跳帮”的场面很惊险,时机必须掌握得非常精确,一旦失误,就将跌入两船夹缝,后果不堪设想。每次行动,田宝权都属于“跳帮”的第一梯队。
万山分局机关设在桂山岛,下辖万山、桂山、担杆三个派出所,民警一出门就得搭船。1996年春天,田宝权与同事蒋庆良奉命从桂山岛到万山派出所执行任务,两个小时的慢船把他们摇到万山岛,头昏腿软的两人没有休息就坚持做完工作,下午他们又乘船赶往另一海岛东澳岛。夜里完成任务后,两人来到沙滩,遥望着远处珠海市区的点点灯光,想象着那里丰富多彩的生活,两人都感慨万千。不过,田宝权说:“我已经习惯了海岛单调枯燥的生活,并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乐趣,这就是看书学习、钻研业务。”
1998年9月,桂山岛发生了一宗凶杀案,凶手已经逃离海岛。专案组加强了对重点地方的监控,田宝权正患着重感冒,也带着药瓶来了。大伙儿都不让田宝权干活,他说:“就让我监控电话吧。”这一守就是一天一夜,凶手打来了电话。公安机关据此查出凶犯所在的位置,使此案顺利告破。

鞠躬尽瘁:八年连获表彰

“我们用自己的行动,在海岛人民的心目中树立起了人民警察的形象,与当地渔民和驻军也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摘自田宝权致陈英局长的信
岛上的居民说起田宝权,无一例外地说他是个“好人”。这位伶仃洋上的警察,也真“管得宽”——2000年冬,一名素不相识的打工仔向田宝权和治安科的李前进反映说老板欠了他3000元工钱。两人先是教他如何通过有关部门解决问题,接着田宝权干脆自己去找那位老板,做了半天思想工作,还让那个老板写下保证书。打工仔终于在春节前拿到了工钱,此后他遇到田宝权,见一次谢一次。
大海作证:从万山分局1994年成立到今年撤销并入香洲分局,八年来,田宝权年年受到表彰,多次获得优秀民警、先进个人、模范共产党员等称号;分局法制科被评为先进集体,万山分局成为珠海市公安局执法质量考评中唯一拿满分的分局……

爱上海岛:四次婉拒轮岗

“医生也曾建议我住院治疗一下,考虑到不能离开自己的岗位,我总是说,等下一次吧,一定好好看一下……”
——摘自田宝权致陈英局长的信
长年艰苦的海岛生活,使田宝权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
“其实,小田也曾经有过四次机会上岸工作。”妻子但功红告诉记者。
“1996年和1998年两次机会,小田都与我商量,是不是该回到珠海工作?小田当时的想法是:刚上岛不久,业务都已经上手了,还是继续干干再说吧。”但功红回忆说。
2000年3月,珠海市区和海岛公安民警轮岗,当初一起上岛的人都走完了。当时田宝权的女儿已满月,上级已经批准田宝权回珠海市区了,但他还是没有走。分局一位同事回忆起田宝权对这次上岸的考虑:“小田当时私下里对我说,海岛条件虽然差,但干了六年早就适应了,各方面情况也都熟悉了,和岛上的人也有了感情,换个新人来还是要重新开始,再说在哪里不都一样工作?”
2001年5月,领导考虑到小田在岛上呆的年头不短了,再次要把他调回市区工作,田宝权还是婉言谢绝了。
田宝权在读书时肝脏就不太好。这个从山区走出来的孩子从小吃苦惯了,没太把这病放在心上。
令人扼腕的是,就在他不太在意的时候,死神正悄悄地向他逼近!今年10月22日,30岁的田宝权匆匆告别了心爱的工作,告别了亲人和同事。临终前,他留下一封写给珠海市公安局局长陈英的信……

直面死神:不想增加单位负担

“死神正在向我靠近,生命对我而言,可能只是一个时间上的数据而已。我不知道还有多长时间,在我的心里,我多想能穿上那神圣的警服,回到岗位上,继续为党工作,为国家效力……”
——摘自田宝权致陈英局长的信
今年春节后,田宝权开始感到体力不支,经常头晕眼花。但“1·27”特大跨境海上抢动案一出,他又全力以赴投入战斗,几次差点晕倒在审讯室里。不久,“1·27”案成功告破。
 成功的喜悦还没在心头散尽,噩梦已经一步一步走来。今年4月,万山分局成立后的第一次民警体检,田宝权被怀疑肝病恶化后,去做了CT。
“取了单出来,他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定定地看着我。”田宝权交出CT单,妻子但功红一看——“考虑为肝癌”!两人怔了一会儿,突然,田宝权狠狠地把手机摔在地上,冲回CT室,留下妻子在外面流泪。不料,过了一会儿,田宝权又出来了,拍拍妻子的肩膀,轻松地说:“谁还能没个病?有病慢慢医呗!”
治疗的过程艰苦而漫长。一家三口辗转至广州、北京,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能吃的药也都吃了,只是不见好转,因为病历上写得很清楚了——“晚期”。医生说,已经错过了手术时机,病情无可逆转。
10月中旬,田宝权私下和医生商量:反正这个病是没法治了,不如放弃治疗,免得拖时间,也不想再给单位和家里增加负担。
珠海市委、市公安局的领导听到田宝权病重的消息后,先后到院看望,要求医院全力抢救。
公安局决定把田宝权看病的数万元自费药给予解决,公安局民警还自发地给他捐款。
弥留之际,田宝权留下了最后一个愿望:想穿着那套新发的却一直没舍得穿的警服告别世界。
10月22日下午,30岁的田宝权永远地走了。

愧对父母:未让他们享受一天

“人生天地间,孰能无死。只是遗憾那远在千里之外乡下的七十来岁的父母,他们未能随我享一天清福。”
——摘自田宝权致陈英局长的信
田宝权走后,珠海有关方面前往他湖北家中探望。田宝权的老母亲不知道儿子已经去世,看见珠海来了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哭道:“我已经五六年没见到我的儿子啊!”
工作八年,田宝权只请过七天假,回过两次家:一次是给父亲过生日,另一次是因为奶奶去世。
2000年,同事蒋庆良碰巧接到田宝权家里打来的电话,才知道他的老母亲长了甲状腺肿瘤很久了,正准备动第二次手术。蒋庆良知道田宝权经济紧张,准备让大家一起来帮帮忙,田宝权赶紧说自己会有办法解决的。
能有什么办法?!妻子待业在家,兄弟姐妹都务农,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从精神上,田宝权根本都无能为力……

难舍爱妻:握着的手不肯松开

“在一次次生与死的考验中,我们体会到了生命的意义,更感受到自己所从事职业的伟大。”
——摘自田宝权致陈英局长的信
记者与但功红促膝谈心,她的眼泪止不住掉下来——往事就在眼前……
1994年8月,在桂山岛当服务员的四川妹子但功红,与田宝权不期而遇。两人相知相恋,1998年喜结连理。婚后,小红辞了工作住到珠海近郊的家里。
1999年澳门回归前夕,毗邻澳门的珠海安全保卫工作特别繁重,田宝权让身怀六甲的妻子回老家四川待产,自己腾出全部精力扑到工作上,直到春节前才匆匆赶到妻子身边。第三天,女儿田蕴琦出生了。可没几天工夫,他就撇下妻女又回到了桂山岛。
“小田他太忙了,有时候人刚上码头,岛上来电话,他马上又上岛去了。”但只要是不在家,田宝权每天晚上必打一个电话回家报平安。结婚四年,日日如此。
但是,更多的时候,是田宝权让妻子“失望”。2001年4月,女儿因肺炎住院。打针时女儿大哭,小红受不了也跟着哭泣起来,护士也来气:“你老公跑哪去了?”但功红叹口气:“怎么会嫁给他呢?别人也当警察,没见这么不顾家的。”
今年田宝权30岁生日,但功红想,多年来没有好好为丈夫庆贺过,这回要给他一个惊喜,于是带着女儿琦琦悄悄上了桂山岛。晚上,当小红准备好一桌饭菜时,突然接到了田宝权的电话:“担杆列岛刚发生了盗窃案,我必须赶去协助调查。”第二天,田宝权刚回到桂山岛,万山岛又发生一起严重伤害案,派出所向分局求援,田宝权又匆匆坐上开往万山岛的船。等处理完案件再回到桂山岛,但功红早已带着女儿回珠海去了。田宝权给妻子打电话安慰说:“别生气,生日年年都有,咱们明年再一起好好过吧。”
谁想到,田宝权等不到明年了。临终的前夜,田宝权怎么都不让妻子睡觉,恋恋地看着小红。他用尽力气在妻子耳边说:“老婆,我爱你,我永远爱你。”两行热泪,从但功红的脸上滚滚而下。
那一夜,田宝权一直握着妻子的手,一刻也没有松开。

牵挂女儿:只恨天堂无法通话

“还有那小女儿,还不懂事,不知道世间的一切……我不能指引着她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没办法履行做父亲的责任。”
——摘自田宝权致陈英局长的信
两岁的田蕴琦拿着新买的玩具电话,兴奋地给爸爸打电话:“喂,我是琦琦啊,你能听见吗?……”她不知道没有能通往天堂的电话,总想爸爸能听见女儿的声音。 田宝权在医院做了两个月放疗,琦琦在别人家里寄养了两个月。
从广州治疗后回家的那段日子里,田宝权一直在家陪着心爱的女儿,做游戏,讲故事,背唐诗。爸爸喜欢的,琦琦也一样喜欢。爸爸爱吹笛子,琦琦就在一旁唱歌;爸爸爱看书,琦琦也学着识字。田宝权以前一有空就爱打打蓝球,回家休养后,琦琦还向爸爸闹着:“爸爸,我要看你打球!”病入膏肓的七尺男儿不禁潸然泪下。 爸爸去世后,琦琦常问妈妈:“爸爸呢?”妈妈告诉琦琦:“爸爸睡着了。”琦琦瞪大眼睛对妈妈说:“我们去把他叫醒吧!”

惦念战友:他们都是真正汉子

“我们珠海市公安局还有几千名警察战友……他们忠实勤恳默默无闻地在自己的岗位上奉献着。他们像普通人一样有着无尽的家庭琐事,承担着生活的压力,只是没有普通人那么多的时间,没有那么多的选择余地……他们是伟大的,是真正的汉子。”
——摘自田宝权致陈英局长的信
父母、妻子、女儿、战友……田宝权最后时刻有太多歉意太多惦念。值得欣慰的是,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像田宝权这样平凡的民警,海岛上还有很多很多……
【后记】
日前,中共珠海市委追授田宝权同志为“优秀共产党员”;公安部追授田宝权同志为二级英雄模范;中共广东省委、省政府追授田宝权为“扎根海岛的好警察”,号召全省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和公安干警向田宝权同志学习。
 

上一条:陈烈:越是困难越向前

下一条:没有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