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廉洁文化>> 廉洁微视频>> 正文

电视专题片《永不懈怠的斗争》第三集:《利剑高悬》

发布时间:2017-02-23 来源:南粤清风网

第三集 利剑高悬


  面对腐败与反腐败,侵蚀与反侵蚀的激烈博弈,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始终旗帜鲜明,坚定不移加强自身建设。


  早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党就探索建立巡视制度,加强党内监督,保证党的集中统一,为领导人民夺取革命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


  当改革开放的巨轮扬帆起航,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面对对中、高级干部,尤其是“一把手”的监督普遍薄弱、甚至处于虚化状态的弊端,党的十七大将巡视制度写入党章,明确规定,党的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实行巡视制度。


  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坚持全面从严治党,把巡视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使之成为发现问题的“尖兵”、惩治腐败的“利剑”。


  广东巡视工作紧跟中央步伐,深刻把握政治巡视的深刻内涵和本质要求,紧紧围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这个中心,着力发现是否存在违反党的政治纪律问题,着力发现领导干部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等违纪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为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提供有力支撑。


  巡视不能走马观花。


  2013年6月,根据省委工作部署,广东省委10个巡视组对省内20个县(市、区)展开巡视。这是广东贯彻中央巡视新要求的首轮巡视,在此次巡视前,省委巡视办结合实际,制定了《关于进一步改进巡视方式方法提高巡视工作质量的意见》,在全国率先将“四个着力”重点内容细化为37个必查项目,为巡视监督列出了统一的“清单”,提高巡视监督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2013年7月,省委第三巡视组巡视惠阳、惠东。与以往不同的是,带着中央和省委的最新要求,第三巡视组调整谈话对象、改进调研方法、增加明察暗访,找出“老虎”和“苍蝇”。


  巡视组“主动出击”,带来的效果立竿见影,很快,就有群众反映,惠东县政府副县长、县政府党组成员庄伟平存在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包养情妇、家庭财产来源不明等问题,以及惠东县委常委黄祝南、惠阳区副区长刘毅峰等人的违纪问题线索。


  经查,群众反映属实。庄伟平存在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育两胎,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以及收受贿赂等问题;刘毅峰涉嫌收受他人款物400多万;黄祝南利用职务便利,收受深圳商人张某人民币100万元。


  十八大后的首轮巡视旗开得胜!广东省委派出的10个巡视组共发现班子建设、违反廉洁自律规定、违法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选人用人不正之风等方面的问题115个,县处级以上干部涉嫌违纪违法线索32条。而根据巡视组提供的线索,共有4名涉嫌违纪的县处级党政领导班子成员,在此轮巡视中被立案调查。


  巡视能否真正形成震慑,要看问题线索的处置。


  广东坚持以巡视监督推动纪律审查工作精准发力,对巡视发现的问题边巡边查,不设指标、没有例外,发现多少就查处多少,用最坚决的态度减少腐败存量,用最果断的措施遏制腐败增量。


  在巡视前,各巡视组做好功课,根据巡视对象的不同特点,精心准备巡视方案,会同有关部门,了解有关问题线索,在巡视中拓宽发现问题的渠道,“备足弹药”,带着问题去巡视,绝不打无准备之仗。


  全省纪检监察机关为巡视组开设“绿色通道”,形成了专报直通机制。各级纪委对巡视组移交的线索,特别是涉嫌违纪违法的重要线索,组织优势力量优先办理。巡视组发现重要问题线索后,不必等巡视结束,可以马上形成一事一报的巡视情况专报,直报省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乃至省委书记,领导小组领导当天批示,立即由相关部门启动核查。


  2014年2月,省委巡视组巡视广东省地质局,发现时任局长欧阳志鸿涉嫌违纪,巡视组立即聚焦重点问题,在向省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报告后,及时向省纪委移交线索。


  省纪委快速启动核查程序,查实欧阳志鸿收受下属员工巨额贿赂、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巨额“红包”礼金等重大违纪问题,欧阳志鸿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利剑出鞘,威震四方!


  针对以往巡视职能泛化、发散等问题,巡视工作不再扬汤止沸,而是主动出击,釜底抽薪。


  2014年3月,广东省委巡视组对南方医科大学进行巡视期间,发现了蹊跷之处。


  陈志中在2010年提任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时,其干部履历表显示其儿子名叫“陈某”,身份是华南师范大学的学生。但2012年之后,陈志中的《个人事项报告》中,其儿子的名字却改成了“陈某巍”,身份是广州一家医疗设备公司的员工。好端端的为什么改名?儿子改名刚好发生在父亲升官之后,是不是有意为之?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对这一情况,巡视组立即向省委、省纪委作了汇报。


  广东省纪委成立了调查组,很快查明,陈志中的儿子2009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三年后辞职,即接手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任法人代表,获得了该公司97.5%的股份,还低价获得了该公司位于越秀区东风西路的一处办公楼。


  经过深入调查,陈志中与医疗设备供应商余某的不正常关系逐渐浮出水面。经查,陈志中在2006年至2013年间,先后多次收受医疗设备供应商、工程承建商、药商等多人贿送的财物共计500多万元。


  【同期采访】南方医科大学原副校长 陈志中:


  说实在的,我确确实实从内心来说收到这些钱物以后,我开始也没统计究竟有多少,后来慢慢回忆以后,我自己也觉得怎么会是这样子,非常后悔,也希望我这种教训对别人也有益。


  陈志中最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作为国之利器、党之利器,巡视利剑所指,必会让一些人心中掀起波澜。


  2014年9月,深圳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就因广东省委第三巡视组的到来坐卧不安。


  在外人看来,时年57岁的蒋尊玉已与世无争,一年前,他与妻子离婚,唯一的女儿也成家立业,打打太极和去公园散步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但在省委巡视组看来,在这看似平静的背后,或许隐藏着汩汩暗流。


  通过群众举报、明察暗访,巡视组发现,蒋尊玉与一些商人关系密切,他本人及亲属有收受贿赂的嫌疑。而据进一步了解,作为党员领导干部、深圳市委常委,蒋尊玉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却被称为“老板”、“大哥”。


  【同期采访】社会老板 李某:


  一开始叫老蒋,……有时候他们都叫“老板老板”也跟着叫“老板”,有时候有点别扭,我说以前都叫老蒋叫得挺好,现在你们都叫“老板”我一个人再讲感觉有点不对了。


  又据群众反映,这几栋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南岭村的违建房,在2011年曾被“查违办”叫停,但却有人“手眼通天”,使之在叫停后没多久就再次动工,并顺利建成出售,而其中的关键人物正是蒋尊玉!


  原来,为使这两栋违建房顺利售出,私企老板张某通过蒋尊玉的亲属,和其搭上了关系,蒋尊玉则利用职权为其疏通。事成之后,张某向蒋尊玉的亲属奉送了72套房产,面积共计6000多平方米,折合人民币3000多万元,一个亿万巨贪,也随之浮出了水面。


  【同期采访】深圳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蒋尊玉:


  自己每天也很辛苦,辛辛苦苦,能耐也不低,金钱方面,财富上面,自己也应该得到一点吧。


  就是为了多得“一点”,蒋尊玉一头扎进了贪腐的泥沼。经查,蒋尊玉任职期间,其本人和亲属及特定关系人大肆收受他人所送钱款,以及名表、黄金、玉石、首饰、字画、古董、名酒等物品。更为恶劣的是,党的十八大后,蒋尊玉单笔受贿金额大多超过500万元,并存在瞒报“裸官”身份、赌博嫖娼、与多名女性通奸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同期采访】深圳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蒋尊玉:


  一想到我女儿和外甥我很惭愧,我自己对比起他们,说起很想念那是肯定的,我非常惭愧。


  在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下,蒋尊玉依然我行我素、顶风作案,甚至变本加厉,无疑是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贪腐典型。这个曾侥幸“过关”的蒋尊玉,最终没能逃脱省委巡视组的“法眼”,而这也正是巡视工作“目有所视,剑有所指”的工作缩影。


  巡视“利剑”锋芒显露,震慑、扼制、治本作用得到充分发挥,据统计,广东省纪委查办案件线索60%来自巡视,但除了常规巡视,广东还在全国较早探索出了“专项巡视”的另一套“打法”,实行“专常结合”,提高巡视监督的频率和覆盖面。


  常规巡视有相对固定的规律,容易让被巡视单位掌握,广东巡视工作以问题为导向,于2014年出台《关于开展专项巡视工作的实施意见》,针对特定问题、特定领域、特定人员开展巡视,甚至可以围绕一件事、一个人、一个下属单位、一个工程项目、一笔专项经费展开,闻风而动、闪电出击,打法“灵准狠”,专项巡视组从一成立,就势如破竹。


  2014年7月,根据群众反映和相关部门意见,省委第十三巡视组对中山市火炬开发区进行专项巡视,集中力量发现了国土规划方面的重要线索。在巡视组发现开发区住建局原副局长欧忠涉嫌受贿后,中山市纪委立即启动调查程序,并在中山港码头,将正在办理出境手续的欧忠带回。后查明,欧忠多次非法收受市政工程承包方贿送款21万多元。而根据巡视发现的线索,省纪委对中山市委原常委、开发区原党委书记冯梳胜立案审查。


  专项巡视把巡视工作从相对固化的模式中解放出来,以灵活机动的方式聚焦问题,实现了与常规巡视联动互补,既加快了巡视全覆盖的步伐,也增大了震慑的广度和深度。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强调,巡视工作要“宁断一指,不伤九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强调,要把对执行政治纪律、组织纪律情况的巡视,与发现贪污腐败等党风廉政建设方面的问题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紧扣党的纪律开展巡视,发现苗头就及时提醒、触犯纪律就揪住不放、重点把握“三个时间节点”。即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后和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以后的顶风违纪行为,认真落实越往后执纪越严的要求。


  根据中央和省委统一部署,面对反腐败斗争依然严峻复杂的形势,广东巡视工作绝不扬尘拂土,只做表面文章,而是聚焦中心、攥指成拳,坚持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充分发挥巡视在纪律建设中的推动作用。2016年1月《广东省委巡视工作实施办法》正式印发,《实施办法》让广东巡视工作如虎添翼,规范化、科学化的水平进一步提高。


  在一届任期内实现巡视全覆盖,是中央对省(区、市)党委巡视工作提出的硬指标,体现的是监督无例外、反腐无禁区。为此,2014年开始,广东巡视工作进一步“换档提速”,将每年安排3批巡视改为4批。仅2014年就巡视50个地区和单位,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根据巡视发现的问题,对262名领导干部立案审查,其中厅级干部34人,含19名正厅级干部,处级干部45人,组织处理干部69名。


  2015年,省委巡视组完成对65个地方和单位的巡视,形成重要问题线索报告167件。根据巡视移交的线索,省纪委查处厅级干部62人,其中正厅级干部17人,省委组织部对10名厅级干部进行组织处理,数量居全国首位,其中广州原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吴沙的贪腐问题,就是省委第七巡视组发现的。


  【同期采访】广东省委第七巡视组正处级巡视员 郭雄:


  有些小老板就说了,吴沙的打牌技术非常一般,既然非常一般为什么他能赢呢?场场都赢。那些小老板就直接讲了,就是利用这种方式向他行贿。


  【同期采访】广州原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 吴沙:


  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自己下一步也很清楚是什么结果,自己下一步也很清楚是什么结果,早知道这样,早一点警惕自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截止2016年上半年,自2012年5月,十一届省委选举产生以来,省委巡视组共开展13轮巡视,共巡视235个地方和单位。广东对市县两级和省属国有企业的巡视已经实现全覆盖,全省巡视覆盖率达到97%,巡视全覆盖已于2016年年底基本实现,在省委换届前圆满实现巡视全覆盖目标。与此同时,在省委的高度重视下,省委巡视机构进一步增强力量,增加3个专项巡视组,省委巡视组数量达到11个,强化省委巡视办职能作用,在省委巡视办设立3个职能处并配齐配强工作人员,为巡视工作的深入开展提供了有力的组织保障。


  省委巡视组对发现的问题“直查快办”,啄出“蛀虫”,尽显“利剑”威力。借鉴巡视工作经验,广东部分地市纪委、派驻纪检组,整合纪委机关、派驻机构和相关部门力量,探索开展巡察工作。


  在部分地市纪委和派驻纪检组探索开展巡察工作的基础上,广东纪检监察机关还探索出“嵌入式巡察”的新模式,延伸巡视监督触角。


  2014年9月,广东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钟金松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其交代的问题令人触目惊心。


  【同期采访】广东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原总经理 钟金松:


  为了一个项目,为了感谢你给你500万,你先拿去用,我当时心里一听也吓一跳,数额不较大,行不行啊,他说没事你拿去吧。既然他要给,我先拿过来做点项目。


  面对腐败案件暴露出来的问题,必须给这家大型省属国有企业来一次深度体检。2015年,广东省委巡视组进驻省属企业广晟资产经营集团公司,广东省委国资委党委巡察组同步进驻其下属的永晟集团,将省国资委的专项巡察嵌入到省委专项巡视中,实现了省委巡视权威性与省国资委巡察专业性的有机结合,解决对“小、远、散”企业难以监督的老大难问题。


  【同期采访】广东省国资委巡查办副主任 李利君:


  像永晟(集团),过去有很多好的资产,现在才20来个人,它就把大块的地都卖掉了,处在一个资产管理的末端,人们就忽略了他,集团也不太在意他,这里其实资产还是很多的,国有资产就这样一块地一块地卖掉了,钱就进了私人口袋。


  此外,省国资委还创新开展“直查式”、“交叉式”、“联动式”巡察,针对国有企业的特点,形成了一套高度实用的“组合拳”。据统计,2014年省国资国企系统立案查处违纪违法案件50件,相当于过去10年立案数的总和,立案查处78人,比前10年的总和还多22人。


  广东通过不断创新和实践,形成了常规巡视、专项巡视与系统巡察“三驾马车”齐头并进的巡视新格局,巡视“利剑”作用进一步突显!


  【同期采访】广东省委巡视组第九组组长 王晓超:


  去年5月份到潮州,有黑社会威胁我们,说钱搞不定有女人,女人搞不定用刀,我们顶住压力,群众也很多信件,像原政协主席汤锡坤,原市长卢淳杰。卢淳杰原来当过潮州的组织部长,我跟他谈话的时候,他就讲在潮州,有人送一万两万,逢年过节是正常的,有时候我也送,我送路易十三给他们一瓶两瓶。我一听厉害了,你一个人一个市长送路易十三给朋友,你自己买的吗?我追问下去。其实这里面实际上为他自己开脱的,当组织部长期间大肆的受贿,搞权钱交易。


  【同期采访】潮州市原市长 卢淳杰:


  我觉得,为人之子还是要尽孝,我父母就我一个小孩,他们应该说活得很辛苦,但我没让他们真正享受过。


  发现问题、负责任地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推动问题解决,是巡视工作的“三部曲”。


  对巡视发现的问题,广东不仅强调“巡视前即知即改”,“巡视中立行立改”,“巡视后全面整改”,还把具有倾向性、普遍性的问题,交由有关部门研究,进一步完善惩防腐败体系,推动做好巡视的“后半篇”文章。


  巡视整改强化的是被巡视党组织的主体责任,整改意见书由党委书记签字背书。党委要制定切实可行的整改方案,把责任落实到人。同时,省委坚持以公开促整改,整改结果既在本地区本部门进行党内通报,又向社会公布,接受党内、群众和舆论的监督。


  如省委巡视组在巡视省财政厅时发现,有些专项资金项目设立不科学、不规范,审核在一定程度上流于形式,对资金的分配、使用、监管也缺少规范和制约。对此,广东省财政厅根据《广东省省级财政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印发实施省级财政资金项目管理库、专项资金目录管理、专项资金联席审批等一系列配套制度规定,规范了专项资金的设立、分配和使用,最大限度压缩自由裁量权,实现255项专项资金网上“一个口申报,一条线管理”,并强化财政监督职能,进一步加强常态化的监督检查。


  巡视让贪腐分子闻风丧胆,以实际成效凝聚了党心民心。


  党的十八大以来,广东巡视工作保持震慑常在、监督常在,当好党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助力全面从严治党,进一步唤醒了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的党章意识、纪律意识、规矩意识,防止小毛病演变成大问题,同时着力查找体制机制障碍、管理和制度漏洞,提供解决问题的建议,为冲破利益藩篱、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有力支撑。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巡视利剑在手,重任在肩!


责任编辑:钟纪暄

上一条:电视专题片《永不懈怠的斗争》第二集:《警钟长鸣》

下一条:电视专题片《永不懈怠的斗争》第四集:《标本兼治》